广告

专家称毒胶囊危害不亚于三聚氰胺 药监局躲猫猫

  毒胶囊被查处的方式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就是媒体曝光,迅速封厂、抓人、下架。

  在记者送检的这些药物胶囊当中,目前有13批,涉及9个企业,其中不乏大企业,13个超标批次的产品是有问题的,是不是只有这9家企业13个批次的胶囊有问题?如果真的只是这样,必须说记者的手实在太准了。

  有人说,在这件事上,记者干了质检的活,微博干了媒体的活,有关部门干了跑龙套的活……

  4月17日,河北阜城县古城镇东,学洋明胶厂早已硝烟散尽,只留下三层烧得只剩空架子的办公楼。

  4月15日,有毒胶囊事件曝光后不到五小时,学洋明胶突发火灾,一幢办公楼几乎被烧毁。点火的是公司经理宋训杰,焚烧的是放置在办公楼二层的公司资料。

  证据被烧了,但黑幕却在一步步拉开……

  架上一口锅就可以制胶

  洋明胶自称是“北方最大的明胶和蛋白的生产厂家”,资料显示,阜城是国内四大明胶产业基地之一,年产工业明胶4.5万吨,占全国明胶产业总量的60%。

  在工厂一角半露天库房里,有约5米高、堆成小山的废皮革,这是学洋明胶的主要原料。皮革经过浸泡变胖发软后,放入大锅中熬制,表层的粘稠物就是胶。阜城不是皮革制造基地,制胶所用废皮据称大多来自山东文登。古城镇前宋村、后宋村两个村庄几乎80%的村民都从事制胶业。村民只需在家里架上一口大锅,就可以从事制胶工作。

  学洋明胶绝大部分生产工业明胶,食用和药用级明胶几乎不做,因为成本太高。

  只要勾兑得好就不超标

  食用明胶按使用动物皮、骨等原料不同,分为骨明胶和皮明胶两大类,骨明胶里一般不含重金属铬,而真正使用新鲜动物皮为原料加工的皮明胶,重金属铬含量也只是微量甚至为零。只要重金属铬有检出,特别是达到1mg/kg以上时,就很难排除掺入工业明胶的可能。

  在号称“中国胶囊之乡”的浙江省新昌县儒岙镇,大量的工业明胶借助白袋子包装当掩护,暗中流入部分胶囊厂,最后被加工成了药用胶囊。

  “掺一点,放一点,价格不就下来了,质量不保证。”一名生产负责人说。当地一些胶囊厂为了规避2010年国标中对重金属铬含量的限定,会根据客户要求使用工业明胶和合格的食用明胶进行勾兑,把铬含量控制在国标之内。

  含毒废渣拿来饲料

  阜城古城镇外随处可见黑色如河泥般的物质,这些是工业明胶加工后的废渣。一位工人表示。“堆过废渣的田地什么都不长,至少要翻开半尺深,才能种粮食。”这样的废渣晒干被收走后,到底流向何处?“有拿去做化肥的,有饲料的。”多位工人介绍。

  学术资料显示,明胶废渣的确有用于鱼虾等饲料的先例,但需首先分离有毒的三价铬离子,工艺较为复杂。且最后制成的蛋白类物质铬含量仍然在45mg/kg左右,与饲料卫生国家标准(GB13078-2001)中要求的鸡、猪配合饲料10mg/kg的要求仍有很大差距。

  专家说法>

  毒胶囊危害不亚于当年的三聚氰胺

  明胶,这个多数人可能都没听过的原料,一下成了街谈巷议的“焦点”。随着世界各国老龄化加剧,人口的持续增长和医药、化妆品、食品饮料对明胶用量的扩大,2012年全球明胶市场总消费量将达创纪录的35.9万吨。目前国内有100多家明胶生产企业,获得国家生产许可证的食用明胶企业有40多家,药用明胶生产企业有20多家,我国成为世界主要明胶出口国。青海明胶是国内最大的明胶生产企业,始终面临低价劣质明胶的冲击,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生动案例。“这个行业有大问题,需要彻底整顿,200多亿元的问题胶囊流入市场,危害不亚于当年的三聚氰胺。”银河证券分析师刘彦明说。

  “问题胶囊”也对股市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部分医药股开始下跌,青海明胶这几天连续涨停,就是作为市场对合格的生产明胶的企业的一个鼓励。整体来看,医药板块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据央视

  浙江33批样品超标,江西一质监分局长被停职

  卫生部部长陈竺称要依法严管

  浙江新昌县关于胶囊原料及半成品抽检结果公布,96批次中33批样品重金属铬超标,药监局督察组已抵新昌,称将及时公布监测情况。15日当晚吉林省政府便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安排问题胶囊查处工作。截至目前,涉及6家生产企业生产的8个批次的产品及原料已全部封存,企业已全部下发召回通知。

  日前,江西上饶市质监局纪检调查组已对“龟峰明胶有限公司长期销售工业明胶”监管不力的问题进行了调查,该公司董事长已被抓,初步认定弋阳县质监局南岩分局局长胡某某存在监管不力等问题,目前已被停止职务,接受调查。

  卫生部部长陈竺昨天表示,药物胶囊的重金属限量早就有标准。2010年的药典就有规定,药典既是标准又是法律,所以我们现在要依法严加管理。企业家、科学家应担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

  每粒毒胶囊只便宜一厘钱

  药厂,你怎忍心对病人下手?

  美国默克制药的缔造者乔治·默克说:“应永远铭记,我们旨在救人,不在求利。如果记住这一点,我们绝不会没有利润,记得越清楚,利润越大。”

  药用胶囊一万粒60多元

  在新昌县儒岙镇的部分胶囊厂,勾兑好的胶囊被分为两类进行出售,一类是铬超标的,一类是铬不超标的。

  浙江省新昌县华星胶丸厂生产线负责人表示,铬达标的药用胶囊每一万粒的价格是60多元,如果铬不达标的药用胶囊价格还会便宜一些,大约要四五十元一万粒,两者相差不过十多元钱,折合到一粒胶囊大约是一厘钱。

  小保健品厂多用毒胶囊

  恰恰正是因为这一厘钱的利润,一些药厂宁愿选择相对便宜的铬超标胶囊。

  浙江省新昌县瑞香胶丸有限公司生产线负责人王清说:人家客户要求含铬的,含铬的没关系,你搞不含铬的给他,成本就高了。

  像这个胶囊一般是供一些小医院、小保健品厂是可以的。

  大厂也是贵药才用好胶囊

  在吉林长春海外制药公司,记者看到,药品不同使用的胶囊也不一样。负责生产的车间主任承认,他们厂一般是按药品售价高低,购进不同档次的胶囊。

  吉林长春海外制药集团公司车间主任程兆平表示,他们就是布洛芬药用的是好胶囊,其他都不是,这些基本都是杂牌的,对应那个胶囊,要求价格比较低一点的。

  毒胶囊8年前就被曝光

  2004年央视采访时,一位商贩表示,阜城的胶全是工业胶,但是90%的全生产吃了。比较这两次报道轻易发现他们隐蔽手法的相似之处,比如用于伪装明胶类别的神秘白袋子。也是在2004年,当这些不法行为被媒体报道后,随即阜城县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治理整顿。

  一企业主说“用处太多,用量太大。这个行业不是取缔的问题,只要下游还有需求,它就不会停止,禁令打击,只会让它四处游走,或转入地下。现在是在风头上,很多人都等着东山再起。”(重庆晨报 )

  媒体称毒胶囊越揭越多 药监局仍在躲猫猫

  浙江省食药监局介绍,截至昨天下午,在新昌县2家被曝光企业和2家被通报企业中抽取的61批次涉嫌铬超标产品,目前已全部完成检测工作。其中合格32批次,不合格29批次。另外,在新昌其他14家胶囊企业中抽取了39批次产品,其中完成检测35批次,不合格4批次,还有4个批次尚在检测中。

  此外,截至昨日,经核查,媒体曝光的涉嫌使用铬超标胶囊的13批次药品中,已发现流入浙江10批次,比头天的核查结果增加了2个批次。浙江省各地就地封存了媒体曝光的涉嫌使用铬超标胶囊的药品2993盒。

  超过三成胶囊样品铬超标

  截至昨日下午,浙江省药监部门对新昌18家胶囊企业抽取的共100批次的涉嫌超标产品,已完成检测96批次。其中,不合格批次达到33批次。在浙江新昌两家被曝光企业和两家被通报企业中抽取的61批次涉嫌铬超标产品,目前已全部完成检测工作。其中合格32批次,不合格29批次。另外,在新昌其他14家胶囊企业中抽取了39批次产品,其中完成检测35批次,不合格4批次。

  上海食药监局昨日公布最新抽查结果:上海一家医药企业购自浙江新昌康诺胶囊有限公司的空心胶囊样品重金属铬超标,上海当地两家药用胶囊企业抽检合格。目前,相关批次产品已被监管部门依法查控。记者注意到,康诺胶囊有限公司不在此前央视曝光的名单之列。

  弋阳质检系统一官员停职

  另有消息称,被曝光的明胶生产企业、江西省弋阳县龟峰明胶有限公司已被上饶市质监局关停整顿。该局纪检调查组已对“龟峰明胶有限公司长期销售工业明胶”监管不力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初步认定弋阳县质监局南岩分局局长胡某某存在监管不力等问题,目前已被停止职务,接受调查。

  此前,弋阳龟峰董事长李明元已被刑拘,分管生产的负责人取保候审,另有5名相关人员被公安机关严密控制。目前,当地调查组已经成立5个小组的财会人员,对该厂台账进行查验。初步结果显示,该厂有大量白袋子包装工业明胶销往浙江新昌的制药厂,销售历史已达10年以上。

  “问题产品肯定不止13批次”

  随着更多问题企业和产品浮出水面,公众不禁产生疑问:使用了“问题空心胶囊”的药品是否仅此13个批次呢?广州一家药企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按照药品G MP,每采购一批药品辅料都应当按批取样、检验才能放行。而检验是需要成本的,企业不可能采购一批胶囊只用于生产一个批次的产品。

  以该企业为例,每采购一批胶囊都是大约三个月的量,至少可以生产十个批次的产品。“也就是说,如果央视的调查属实,那么有问题的肯定不止那13个批次的产品。”

  乱象

  部委各设检测机构“铬超标”谁说了算?

  央视曝光“毒胶囊”后,国家食药监局表态将对相关产品进行监督检查。媒体已有检测结果,为何还要再查?国家食药监局内部人士解释:“现在还是存疑阶段。这些产品是否真的铬超标,还要看抽检之后的结果。”

  央视报道的检测结果是由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给出。这是一家隶属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级公益型科研机构,下设若干检测中心,综合检测中心就是其一。但国家食药监局认为这些数据尚不能作为执法依据。该局只“认”其下属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检测结果。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只要是政府认定权威检测机构,其检测结果都具有法律效力,不能因其隶属另一部委就不予承认。

  在竹立家看来,如果国家食药监局不承认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的检测结果,那该局下属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检测结果也存在是否可以被信赖的问题。众多业内人士关注,如果两者的检测结果不一样,该以哪个为准?中国青年报

  上游明胶“无监管”国药准字号仅三家

  相比药用空心胶囊,对上游原料药用明胶的监管显得更为“真空”。药用明胶应纳入药用辅料管理。但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爆料称,真正在国家食药监局拿到国药准字号文号的明胶企业仅有3家。

  国家食药监局的数据显示,这三家拿到药字号批文的明胶企业分别是:甘肃明珠胶业有限责任公司(国药准字F 20070006),罗赛洛(大安)明胶有限公司(国药准字F20080005)和包头东宝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F20080004)。显然,被曝光向浙江新昌的胶囊企业提供原料的河北衡水明胶企业,没有一家拿到药字号批文。

  据了解,药用空心胶囊97%-98%的成分都是明胶,其他成分如钛白粉顶多含3%.因此,明胶的价格也就决定了胶囊的价格。目前,国内药用空心胶囊市场上价格差距也极大,40-50元/万粒的有,200元/万粒的也有,而卖得较多的是130-150元/万粒。这也是业内公认的质量有保障的价位。

  卫生部部长陈竺:

  对我们的药品还是要有信心

  卫生部部长陈竺昨日下午就“铬毒胶囊”事件首度表态。他表示,胶囊重金属超标要依法管理,有责任的企业家应承担起社会责任。

  陈竺说,药物胶囊的重金属限量早就有标准。2010年的药典就有规定。“药典既是标准又是法律,所以我们现在要依法严加管理。”

  针对有的患者剥开胶囊外壳只服用药粉的做法,陈竺表示,服用胶囊药一定要遵照医嘱。“胶囊里的东西用一个馒头来服那可不行的。胶囊对有些药物来说(可以)增强药效,避免副作用。”

  陈竺最后说:“对我们的药品,对企业家的诚信,对医药卫生事业还是要有信心,有责任的企业家科学家一定是我们国家医药行业的主流。”综合 新华社 中新社 羊城晚报 新民晚报 中国之声(北京晨报)

  (来源:重庆晨报)

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关键词阅读: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3067700号-15
  • ©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